圓明園復建:是重建輝煌還是背叛歷史? 
文章來源:新華收藏網
【字體:    】【加入收藏】【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反對“直面廢墟”

    圓明園需要整修利用


    汪之力

    1980年,北京市正式討論利用遺址修建旅館的方案,建筑學界群情激昂,草擬保護、整修、利用圓明園遺址的倡議書。兩個月內竟得到數百位各界知名人士1583人簽名,此舉引起國內外極大震動,我認為這是一個好的開頭。

    作為一名建筑學者,我反對“直面廢墟”論,反對“廢墟也是一種美”,“讓廢墟靜靜躺在那里”,“對廢墟有任何觸動都是對歷史的忘記、褻瀆和背叛”的觀點。我認為,這種觀點只能導致遺址的持續廢棄。

    對圓明園,我認為除保護、整修外,還要科學利用。圓明園遺址應該成為保護世界歷史文明的特殊紀念地。絕不能辦成一般公園,更不能成為游樂場所。根據它的特性,我建議:(1)以圓明園為中心,辦“保護世界文明紀念館”(當時針對國內曾命名為國恥館)。(2)根據五代清帝長期居住及處理朝政的特點,為處理故宮長期積壓在倉庫的大量歷史文物,在園內由故宮主持,舉辦故宮文物的第二個展覽點。(3)恢復大型皇家園林的山水植物,舉辦中國傳統園林的研究和展覽中心。(4)以西洋樓為樣板,舉辦中西文化交流中心。

    去年10月圓明園耗資200萬舉辦燈節,為了吸引游人,極盡游樂的能事,連在門口拍皇帝、皇后服裝像也恢復了。面對這種景象,我想問的是,這些是如何被審查批準?事實證明,直面廢墟的結果就是大搞游樂場所。

    讓圓明園重現往日輝煌,首先要恢復山形水系和植物配置,因為中國幾千年的園林史的指導思想是天人合一,將大自然中最美好的景色,濃縮在方寸間,造園藝術有十分高超的成就。而西洋的園林興起于文藝復興,即資本主義初期,強調個人的主體,除筆直的道路、整齊的綠籬、五彩的噴泉、眾多的人體雕像之外,還把自然的樹木修剪成人們要求的奇形怪狀。中國傳統園林有極高的成就,我們恢復它就是要展示圓明園一個主要方面。但這種修復必需和建筑物一樣,要由內行專家進行科學研究、考證、制定設計方案,經過評選,領導批準,然后實施。

    我歷來反對全部重建圓明園,倡議書提出后我們接著在整修方案中提出許多建筑物只保留遺址,除家廟、寺院無必要,西洋樓留證他們野蠻行為外,也無必要全部恢復。1/10的規定只是滿足科學利用的基本需要。我們更反對在外地重建圓明園。過去我們反對在北京郊區和沈陽重建,現在更反對在浙江重建,除了歷史、地理條件外,更有氣候條件,由一個省打著圓明園名義去募集資金更為不妥。以圓明園名義募集資金,是很容易打動人們愛國心的,但必須由國務院批準并實行嚴格管理。否則容易為不法分子所利用。

    圓明園的部分重建必須首先進行充分討論,方可作出慎重決定。就管理而言,還是恢復“北京市圓明園遺址公園建設委員會”為好。

    認識圓明園真正價值

    盲目復建是對歷史和科學的背叛

    謝辰生

    我們談圓明園的保護與復建,首先要搞清楚一個問題,我們爭論中的圓明園到底指的是什么?是歷史上的圓明園,還是現在的圓明園遺址公園?從這個問題出發,我認為,圓明園有兩種價值,一是它歷史上的價值,這個不消細說,保護文物的目的在于保護文物的價值,圓明園的價值如果說像當初乾隆時候的價值,那時候的輝煌已經成為過去,這些價值已被帝國主義破壞了。現在圓明園的價值是它作為廢墟的價值,是被帝國主義侵略軍燒毀的文物價值,這個是我們國恥的見證,這就是我們文物價值的所在,最重要是保護這個價值。

    廢墟是歷史重要的組成部分,圓明園的國恥價值,它作為廢墟的存在提醒我們永遠不要忘記過去。我認為,對圓明園的任何重建都應該慎重,因為圓明園永遠不可能再現輝煌,歷史不可以篡改,那種以為復建圓明園就可以不忘記國恥的做法是違背科學精神的。我們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要弄清楚圓明園遺存的具體情況,清理史料,勘測現場,真正做到對圓明園了如指掌。

    這個無數能工巧匠用百年時間建設起來的圓明園,代表著中國的建筑、園林藝術的高峰,舊日的盛景我們已經無法想象,所謂復建完全是一紙空談,“照虎畫貓”尚且不能,何況“照虎畫虎”?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讓遺址靜靜躺在那里,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研究圓明園的真實面貌。

    我認為,浙江橫店圓明新園的建設是一件荒唐、勞民傷財的事情。圓明園是中國的圓明園,是中國人的圓明園,它的署名權也好,冠名權也好,都是屬于國家的。近日埃及政府宣稱了一項法規,禁止以任何名義對埃及的國家文物進行復制,這是對國家文化遺產進行維護的積極姿態。由此我們想到,圓明園的利益是國家的,對它的任何目的的復制和復建,都是對國家利益的損害。

    我們應該記住,我們保護文化遺產的目的在于為社會發展提供精神力量和智慧支持,如果其中摻雜某種物質的企圖,我們的文化遺產就必定受到傷害。在我們具有一定的技術實力、考古成就的基礎上,我不反對《規劃》中的復建,但有一個數字我們必須明確,1/10的規模是我們的復建底線,不是必須完成的復建規模。以保護文物為目的,在原址基礎上的復建比例一定盡可能小,要遵循四個科學原則,即原來的結構、原來的材料、原來的工藝、原來的水平,缺一不可。急功近利的復建是對歷史和科學的背叛。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