袖珍本《毛澤東自傳》
文章來源:中華收藏網
【字體:    】【加入收藏】【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有研究者認為,1937年至1949年間出版的《毛澤東自傳》至少有30多個版本。我收藏的這個1942年膠東聯合社出版的《毛澤東自傳》是個不多見的袖珍本,線裝,大小只有12厘米×9厘米,封面有毛澤東木刻頭像,書名是《中國共產黨年表附毛澤東自傳》,“毛澤東”三字是毛氏本人的手書體,并印有“為紀念中共誕生21周年而印”的副題。全書共82頁,年表只有12頁,并標示是摘自《共產主義與中國共產黨草案》一書。書為何叫年表而不叫自傳呢?這可能和當時的政治背景有關。版權頁印有售價九角、出版者、膠東聯合社、出售者、民國三十一年六月出版等。除封面木刻頭像外,書內還有三幅木刻插圖,簡潔質樸而富有時代氣息。

    書內自傳還有個題目《一顆紅星的成長》,斯諾筆錄、汪衡譯。自傳分四章,第一章:一顆紅星的幼年;第二章:在動亂中成長起來;第三章:揭開紅史第一頁;第四章:英勇忠誠和超人的忍耐力。汪衡的這個譯本到1947年膠東新華書店又印過一次,改成32開,封面有毛澤東影印頭像,發行1萬冊,看得出這個本子流傳很廣,至今還不時在藏書家手中看到。

    1936年美國記者斯諾在陜北窯洞里采訪了毛澤東,毛澤東暢談了自己的人生歷程。之后,中文記錄稿呈毛澤東審閱,得到毛澤東的同意,因此,斯諾認為這個稿子“并無失真之處”。當時毛澤東曾對斯諾講:“只把我的生活大略告訴你,你以為怎樣?”斯諾說:“我正需要你這樣”,兩人對這個稿子都很滿意。據說毛氏要斯諾發表時用第三人稱,斯諾說:“如果這樣就失掉了許多正確和趣味性”。1937年當文章首次在美國發表時,這家雜志要求一定用第一人稱,用自傳形式。當時斯諾在大洋彼岸無法征得毛澤東的同意,斯諾說:“只有我個人來負責了”。當時世界各方面的讀者都希望了解中國共產黨及其領袖們的情況,所以自傳一經發表就引起了廣大讀者的關注,中譯本也很快在上海出現了。

    解放后由于歷史原因,《毛澤東自傳》沒有再版。今天來看,70年前出版的這個傳記很值得一讀。它不僅反映了領袖人物成長的歷程,也是中國近代史的一個縮影,尤其對中國共產黨早期歷史的記述詳實、自然有很高的史料價值。

    1936年中國工農紅軍歷經艱難險阻,經過二萬五千里長征來到陜北。從大的形勢來看,紅軍進入了一個相對安定的時期,毛澤東有更輕松的心境與斯諾交談,富有情趣地回憶往事是自然的。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