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今日要聞 > 科技 > 美軍正在為機器人時代戰爭做準備

美軍正在為機器人時代戰爭做準備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長期以來,美軍在無人作戰系統領域始終保持著投資力度最大、發展速度最快、應用范圍最廣的領頭羊地位。尤其是近年來,美軍各類新型無人作戰系統頻頻亮相,已經成為其先進武器裝備發展的一大亮點。隨著無人作戰系統的裝備數量和規模越來越大,擔負的任務范圍越來越廣泛,無人作戰體系正在成為美軍作戰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

  美軍正在建立覆蓋三軍的無人作戰體系

  在無人作戰系統的發展上,美軍因其擁有強大的技術實力和強勁的實戰需求,正在逐步形成包括無人機、無人艦艇和無人戰車等先進無人系統在內的三軍立體化無人作戰體系。

  在美國空軍方面,構建包括無人機在內的新型空中作戰體系是未來的一個重要發展方向。據英國《每日郵報》和法新社今年4月15日聯合報道,美國空軍計劃于2018年開展F-16武裝無人機與F-35聯合攻擊機的協同作戰測試,其屬于美國空軍研究實驗室于2015年展開的“忠誠僚機”項目的組成部分。該項目旨在將第四代戰斗機進行無人駕駛改裝,并將其與第五代隱身戰斗機進行配對,使第五代隱身戰斗機的駕駛員可以對其進行控制,從而形成類似有人機與有人機之間的“長機”與“僚機”的戰術格局。根據設想,在危險的作戰環境下,無人機將飛在有人機的前方,用于定位和追蹤目標,從而避免將有人機的飛行員暴露在敵方對空火力下。在必要的情況下,有人機的飛行員還能夠向無人機發出向目標發射彈藥的指令。

  在美國海軍方面,打造由無人艦艇和無人機構成的新型無人化海空作戰體系是其主要舉措。今年4月7日,美軍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為處于測試階段的無人駕駛軍艦“海上獵手”號舉行洗禮命名儀式。該型無人駕駛軍艦由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開發,總長度達到40米,使用時無需任何人進行遠程遙控,可在海上自行連續航行兩到三個月,以追蹤敵軍潛艇。美國國防部副部長羅伯特·沃克表示,“這是一個轉折點,即美軍首次擁有具備跨洋能力的全機器人戰艦。并希望5年內在西太平洋海域和海灣地區能夠部署‘無人駕駛’軍艦艦隊。”

  同時,美國海軍已經于今年4月將首個無人機控制中心安裝到航空母艦上。此控制中心將主要用于操控仍處于研發階段的MQ-XX無人機,該型無人機是美國海軍首款艦載無人戰斗機,可執行空中加油和偵察任務。整個裝配計劃將在2022年全部完成,屆時所有正在建造的航空母艦都將具備操控艦載無人機的能力。

  在美國陸軍方面,開發新型無人戰車是未來陸戰場無人化的一個重要體現。據英國《每日郵報》4月27日報道,美國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與數家國防承包商和研究機構簽訂了8項合同,計劃共同開展地面X戰車技術項目,以打造新型無人駕駛戰車GXV-T。

  根據國防部高級研究計劃局的要求,新型無人駕駛戰車將更加輕便,以具備更快的行駛速度,且能夠適應95%的地形。同時,新型無人駕駛戰車還配備有全方位視野的封閉式座艙,不僅自身具備超強的偵察外部環境能力,還能夠躲避敵方偵察,甚至具有反導能力。據悉,未來美國陸軍步兵排將由8輛戰車組成,其中有人戰車和無人戰車各占4輛。

  智能化和集群化是美軍無人作戰體系的未來發展趨勢

  為了充分發揮無人作戰體系的威力,美軍不但將其廣泛應用于各類常規作戰領域,還以新技術、新理念開發全新的無人作戰概念。其中,智能化和集群化是最具代表性的兩個發展方向。

  首先,無人作戰系統的智能化作戰主要體現在其自主程度上。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早在2014年1月發布的《20YY:為機器人時代的戰爭做好準備》報告中就曾強調,在一個新的時代里,無人和自主武器系統將在未來戰爭中扮演核心角色。特別是2015年6月22日,美國空軍發布了由時任首席科學家麥卡·恩德思蕾完成的自主技術科技規劃文件《自主地平線:美國空軍中的系統自主性——通往未來的道路》,提出了為美國空軍作戰行動發展自主系統的具體指導,為未來美軍無人自主空中作戰的發展打下了堅實的理論基礎。2015年4月22日,美國X-47B艦載無人攻擊機成功完成自主加油試驗,這是該型無人機在繼完成艦上彈射起飛、攔阻降落、與有人機輪流著艦后,取得的又一項重大進展,更是無人自主作戰系統實用化的一個里程碑事件。

  從根本上說,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將大幅提升無人作戰系統的自主作戰能力。正如美國空軍現任首席科學家格雷格·扎卡利亞斯近日接受“偵察勇士”網站記者采訪時所說,“在情報偵察監視方面,智能化程度會大幅提高,你會看到下一代無人駕駛飛行器的速度更快、機動性更強,或許還具備隱身能力。你會看到它們配備更多武器、電子戰裝備、反制技術甚至機載激光去配合戰機行動。”

  其次,無人作戰系統的集群化作戰是以數量優勢彌補單一平臺功能或能力不足的一種新型作戰理念。其核心思想是將傳統昂貴的大型有人作戰平臺分解為數量更多、尺寸更小、成本更低的分布式無人作戰平臺。2月,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在華盛頓經濟俱樂部發表演講時表示,美軍要建立一支小型無人機群,其大部分零件由3D打印機制造。

  同時,新美國安全中心的20YY未來戰爭計劃負責人保羅·沙雷進一步闡明了這一設想,即“成本低廉的機器人‘蜂群’可能制服敵人,滲透他們的防御系統,在戰場上,他們比載人系統更為協調、更為機智而且速度更快。”而據美國《防務新聞》周刊網站近日報道,美國陸軍訓練與教育司令部的無人機項目主任稱,美國陸軍部正在構思一種把未來戰場上所有無人駕駛飛機系統聯結到一起的“生態系統”構架,這將成為構建空中無人作戰集群的紐帶。

  無人作戰體系成為美軍實戰與威懾的重要手段

  從現實與未來的角度看,美軍依托各類先進無人作戰系統構成的無人作戰體系將在其全球作戰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并成為支撐美國全球和地區戰略的重要技術手段、威懾方式。

  在實際作戰中,美軍對無人作戰系統的依賴程度將越來越深。其主要有兩種方式:一是用于“定點清除”的精確打擊。據美國空軍數據顯示,2015年在阿富汗境內展開的空襲行動中,通過無人機投下的炸彈數量首次多于常規戰斗機,而且這一比率還在上升,從而凸顯了美軍作戰對無人機日益依賴。特別是在阿富汗這一特殊戰場,隨著美軍計劃從阿富汗撤出盡量多的官兵,以及為阿富汗地方部隊提供更多支持,無人機極有可能成為支撐美軍阿富汗戰略的重要手段。而據西班牙《世界報》3月13日報道,在針對“基地”組織和“伊斯蘭國”極端組織等恐怖組織的空襲中,經常出現無人機的身影,而這正是美國通過無人機進行的外科手術打擊。

  二是用于地面的危險爆炸物排除。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戰場,美國陸軍和海軍陸戰隊至今累計使用了超過8000部各類無人地面系統,以用于進行可疑對象識別、清障、定位和排除簡易爆炸裝置等。隨著美軍不斷削減戰場上的人員數量,各類無人作戰系統的數量和應用范圍只增不減。

  而在戰略層面,向熱點地區和重點關注地區部署先進的無人作戰系統則成為美軍展示實力、炫耀武力的重要方式。4月29日,香港《南華早報》網站刊發的題為《為什么說無人水下航行器可能加劇南中國海緊張局勢?》一文中稱,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日前在正航行于中國南海地區的“約翰·斯坦尼斯”航母上視察時宣布,美國已接近于部署“各種新型無人水下航行器,重要的是,它們能在載人潛水器所不能作業的淺水區域執行任務”。該型水下航行器不但可用于收集情報、監視和偵察,還可以用于跟蹤敵方潛艇,甚至還能發射導彈和無人機。在南海局勢日益復雜的情況下,美國以先進無人作戰系統干涉我國南海地區事務的意圖極其明顯。

  (作者單位:空軍工程大學  94778部隊)

  

(責任編輯:佟勝良)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