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農耕文化定春秋

農耕文化定春秋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12日17:34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漫游慶陽這塊古老而神奇的土地,透過千年的風雨浸淋、遍布全境的歷史遺跡,你隨時隨地都能領略到這里歷史的蒼茫與渾厚、淵博與凝重,每時每刻都能讓你產生讀萬卷書般的酣暢淋漓。侏羅紀晚期的“環江翼龍”化石,第四紀更新世早期的“黃河象”化石,1920年在華池縣挖掘出上的我國第一塊舊石器,橫跨華池、環縣、鎮原三縣的秦長城遺址,以及秦始

環江翼龍化石

皇威武之師穿過子午嶺林海的秦馳道,還有北魏的石窟、唐宋的佛塔,東漢思想家王符及其《潛夫淪》,明代前七子領袖李夢陽……,毋須翻透浩繁的史冊,熟稔于每位當地人心靈深處的這些歷史的、文明的碎片,足以讓你感到晨鐘暮鼓般的恢宏與曠遠,足以讓你對腳下這片熟悉或不熟悉的上地多一份由衷的崇敬與膜拜。走人大地深處,你又像進入一冊浩渺無崖的史卷。歷史的煙云重又蕩起。悲恨與愁苦,幸福與快樂,夢想與現實,在與歷史抑或古人一番親密接觸后,你又被感動了,被融化了。一種強勁的聲音悠遠而清晰地傳來:周道之興自此始!

    很久以來,人們或許對“周道之興自此始”這句話并未深解其意,這并非完全出于對歷史的淺顯與無知。有一天,當你真的從中咀嚼了一點什么,尤其是那一個小小的不被人在意的“此”字,突如一把鋒利無比的劍“刺”人了你的心屎或者當你第一次登上位于慶陽縣東山的周祖陵四處眺望之時,眼外空蒙一片,不辨方向的風由遠及近地卷來,你似乎由混沌之中一下開啟了智慧之門,自豪與悲壯瞬間填充了心靈的空間,你會忽然脫口而出“周道之足于此”,他將此地發展起來的同時,“乃陟南崗,乃靚于京”,在今寧縣西南廟嘴坪營造宮室,建設都城,名曰“公劉邑”,此邑自公劉起經過近十代人雄踞,并以此為中心,把農耕文化自慶陽拓展到今寧縣、正寧、西峰、鎮原.平涼、涇川,靈臺,以及陜西的旬邑、彬縣,長武,水壽等地,擴展到以董志塬為中心的整個黃土大原,即《詩經·六月》所說的“王于大原”。至此。不窟、鞠鞫、公劉三代人對農耕文化歷經100年的開拓與發展,使農業生產發達穩定、民族之間其樂融融、整個黃土大原,風調雨 順,百姓耕種有條不紊。《詩經·豳風·七月》曾詳細地汜載了這里百姓一年四季的農事活動和收獲情況。人民的豐衣足食積淀了周先祖“德行”的浩蕩,取得了民心,為其后牧野大戰一舉攻滅殷商王朝打下了堅實基礎。到了公劉后幾代的古公檀父“去北幽,度漆沮,止于岐下”時,“豳人舉國扶老攜幼,盡復歸古公檀父于岐下”;而其他旁國,也是“聞古公仁,亦多歸云”。大周基業,從此由一個偏僻的彈丸小地繁榮富強起來,發展到北控塞上,南臨關中,東通陜北,西達隴山的曠世大業。而作為與周發祥同興的“農耕文化”,也經周人的幾世積累發展。傳遍大江向北,神州大地。一時之下,華夏遍地農耕之潮迭涌,舉國上下到處綠染沃野,華夏文明史伴隨著奴隸社會的第一次鼎盛,迎來了發展歷程中的質的飛躍。

    東漢著名思想家、安定臨涇(今鎮原)人王符在《潛夫論,務本篇》中寫到:“國之所以為國者,以有民也;民之所以有民也,以有谷也;谷之所以豐殖者,以有人功也。”這里的一“民”一“谷”,正好是樸素的“民本思想”與“農本思想”核心內容的體現。在周朝,“農耕文化”正是統治者實現這一思想的橋梁和最佳契合點。“衣食足而知榮辱,倉廩實而知禮節”,如此,民心可得,天下可得也。與之相適應,“農耕文化”在這一大環境下得以日臻成熟、完善并鞏固發展。

    人類為了生存,在與自然的抗爭與親和中,創立了遠古的農業文化,并不斷與上地接近,產生了共同的宗教信仰——對大地之母的崇拜:而農業和牧業在傳播過程中為適應環境而發生的變化,不僅帶給人們全新的生活方式,對歷史也產生了深遠的意義:農業革命只能促 成其鞏固和發展,而絕不被他種文明替代,湮沒或削弱。遠古毋庸贅提,幾千年后的今天,依然以農業為本的古慶陽大地上,默默無聞的父老鄉親們依然像牛一樣辛勤耕耘。勤勞,樸實,憨厚的性格,以及幾千年來成長起來的精神支柱,支撐著他們依舊在與大自然的不息斗爭中,在祖先灑遍血汗的上地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現代農業的高度發展。在鐵器工具的錚錚之聲中,光祖的許多遺風至今在農村的傳統耕作環境中隨處可見,開鑿于黃土之中、素有“神仙洞”美稱的窯洞,冬暖夏涼,人們的這一居住習慣至今不變。堪稱人類居住史上的奇觀;斧、鏟、鋤、刀、鐮、犁,以及針、鑿、磨盤、忤、臼等農業工具遍布農家小院,只不過由老先人手中的石制品變成了今天的鋼鐵制品,而式樣造型與操作方式幾乎和祖先手中的一模一樣;種植作物粟、黍、稷、高梁、小麥、油菜、葫蘆、甜瓜、白菜等等,除了個長大了,數量多了,品種優良了等打上科技文明的印痕外,家庭式耕種習慣處處部籠罩著先民們耕作的影子……

    走遍董志原千里沃野的角角落落,盡情領略先祖們幾千年前文明的足跡,你總會發現與之一脈相承的風俗習慣、精神信仰至今流發著 巨大的潛力。從根本上說,古代“衣耕文化”的發展就是今天現代農業文明進步的堅實基礎。放眼人類歷史的大河,早期的文明要么被改造的面目全非,要么被時光的橫流沖刷殆盡,在人類社會經歷的農業、工業、科技、信息的每一個時代每一次革命中,農業文明始終統而貫之,并在社會經濟結構和生產關系中處于主導和基礎地位。古老的黃河文明之所成為華夏古國文明的中心,周先祖在隴東黃土高原創立的農耕文明是其主要的原因之一,由此演繹成的燦爛的“農耕文化”經過無數代的大浪淘沙后,在人類文明高度發達的今天,竟然成了幾千年一塵不變的極少數文明基因之一,不能不說是華夏文明史上的奇跡!

    奇跡也是人創造的。每一種文化或文明的最基本的特質在于傳承和發展,并在未來獲得價值意義。優秀的文化總能在過去、現在和將來的歷史發展中顯示其優越地位和作用。遠古“農耕文化”的崛起,為周王朝的偉業奠定了基礎,也給今天的華夏農耕文明“一錘定音”的承傳命運,為推動世界文明的發展起到了承前啟后的巨大作用。回眸華夏文明史,“農耕文化”已成了一種特殊文明的標志,已成了一個民族文明發達程度的象征,所有這些都已成為中華民族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資本,也是世界文明發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