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現代人物 >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左權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12日23:45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姓 名: 左權(原名左紀權)
別名: 乳名自林,學名紀權,號叔仁
學 籍: 黃埔軍校一期  
黨 派: 中國共產黨  
籍 貫: 湖南醴陵縣平僑鄉黃茅嶺 
軍 銜: 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
生 卒: 1905/3/15-1942/5/25
軍 職: 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副總參謀長 
  
“名將以身殉國家,愿拼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這是朱德總司令為悼念八路軍副參謀長左權壯烈殉國而寫的一首詩。


左權是中國工農紅軍和八路軍高級指揮員,著名軍事家。 1905年3月15日,左權出生于湖南省醴陵縣平僑鄉黃茅嶺的一個貧苦農民家庭。
   
左權于8歲上學,幾度輟學。17歲考入縣立中學。在縣中讀書時,曾參加共產黨領導的社會科學研究社,通過閱讀《新青年》、《向導》等進步讀物,接觸到了馬克思主義,萌生了改造社會的志向,立志投身改造社會。
   
1924年3月,左權考入孫中山大元帥府軍政部在廣州主辦的陸軍講武學校,同年11月轉入黃埔軍校,編為第一期第六隊。
   
1925年1月,經陳賡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共產主義信仰"成為他以后近20年政治生活的準繩"。同年2月,左權開始步入軍事生涯,在討伐陳炯明的第一次東征中,作戰英勇,由排長升為營長。6月回師廣州后,左權又參加了平定滇、桂軍閥楊希閔、劉震寰的戰斗。不久,他參加了徹底消滅陳炯明的第二次東征。
1925年被黨組織派往蘇聯留學,先入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27年9月入伏龍芝軍事學院深造。左權學習刻苦,善于思索。"所以在軍事、政治考試中,常能旁征博引,闡其旨趣。"  
   
1930年6月,左權回到上海,9月經廈門、龍巖進入閩西蘇區。初任紅軍軍官學校第一分校教育長,11月,當選為閩西工農革命委員會常委,12月初為紅新12軍軍長。1931年初任紅一方面軍總司令部作戰參謀,6月升為參謀處長,開始顯露出較強的組織才能。     12月,受中央軍委派遣前往寧都附近的固村圩,協同王稼祥、劉伯堅從事國民黨第26路軍起義的聯絡指揮工作。隨后擔任紅軍第五軍團(由寧都起義部隊改編)第15軍政委,不久,任軍長兼政委。1932年6月,受王明左傾路線的迫害,左權被撤銷軍長兼政委的職務,調至紅軍學校任教官。1933年12月,他任紅一軍團參謀長。這時,中央蘇區的第五次反"圍剿"戰爭已經開始,戰斗頻繁而且極為艱苦。即使幾天幾夜不睡覺,他也從來"沒有表現過倦怠、疏忽、放任與暴躁"。  
   
1934年10月中央紅軍主力開始長征,左權隨先頭部隊指揮作戰。在攻打貴州施秉:城時,他身先士卒,指揮果敢,行動迅猛,保證了大部隊的順利通過。5月,在強渡大渡河;的作戰中,左權率部先是在崎嶇的小路中輕裝疾行,出敵不意地直取小相嶺隘口,攻下越西縣城。之后一天急行140華里越過曬經關,他率軍攻占了大樹堡渡口,以佯渡之態勢轉移了敵軍對安順場方向的注意,成功地掩護了紅1師從安順場渡過大渡河。最終中央紅軍主力全部通過瀘定橋,甩掉了尾追不舍的國民黨中央軍。  
   
1936年10月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11月中旬,在山城堡,左權、聶榮臻指揮紅一軍團與紅15軍團一部完成了對胡宗南78師的包圍。21日發起總攻,經過一晝夜激戰,殲敵兩個團,胡部的另幾個師也被紅軍兄弟部隊擊敗,山城堡一仗共斃俘敵軍15000余人,粉碎了國民黨軍對蘇區的進犯,穩定了陜北的局面。劉伯承說:"左權同志部署作戰是細致周密的,1936年雙十二事變前夜的陜北山城堡戰斗,就是一個范例。"  
  
"七七事變"后,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左權任副總參謀長。1938年2月,日軍4萬人分三路進攻臨汾,與八路軍總部遭遇。在左權指揮下,他們堅持戰斗,一直到后續部隊趕到,擊退了日軍多次沖鋒,這就爭取到了3晝夜的時間,使數十個村莊的群眾安全轉移,使國民黨在臨汾、洪洞的軍政機關順利撤退,并使八路軍在臨汾的軍需物資大部分轉運出去。兩個月后,日軍3萬余人對山西晉東南地區發動9路圍攻。左權根據日軍兵力分散的弱點,按照總部的部署,在內線,以游擊戰牽制、騷擾襲擊敵軍,將主力部隊調到外線,尋找戰機殲敵。4月15日終于光復了武鄉縣城,16日又在武鄉縣的長樂村布下口袋陣,全殲日偽軍3000余人,此即"長樂戰役"。隨后,他率軍在張店再殲敵1000余人,收復遼縣、黎城等18座縣城,解放人口百余萬人,徹底粉碎了日軍的九路圍攻,奠定了晉冀魯豫根據地的基礎。  
   
1939年底到1940年初,蔣介石發動了第一次反共高潮。國民黨第97軍軍長朱懷冰與冀察戰區鹿鐘麟、石友三部糾集在一起,在日軍的配合下,猛撲太行抗日根據地。3月上旬,身兼八路軍第二縱隊司令的左權,指揮部隊在乎漢路東西兩側發起自衛反擊戰,經 4天4夜激戰,擊潰了石友三進犯軍的進攻,全殲朱懷冰等部10個團,保住了太行抗日根據地。 
   
1940年8月20日至12月5日,八路軍發動了著名的百團大戰。這次戰役的總指揮所設在武鄉縣王家峪村。左權協助彭德懷全力投入作戰指揮,將戰役的整個部署安排得井井有條,真是運籌于帷幄之中,決勝于千里之外。連北平日軍的報紙也說,"此次華軍出動之情形,實有精密之組織"。左權不僅謀劃整個戰役的組織、參謀工作,而且還親臨第一線指揮作戰。在百團大戰的第三階段,他協助彭德懷出色地指揮了關家垴戰役。在最緊急關頭,他命令說:"指揮所的同志全部向前推進,猶豫等于死亡!"左權的魄力和勇氣極大地鼓舞了指揮部的士氣,結果全殲日軍第36師團岡崎大隊500余人。左權有著嚴謹求實的工作作風,每在成就一件大事之前,都特別注重調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為興建黃崖洞(在遼縣、黎城交界處)兵工廠,他實地勘測地形,親手規劃工廠布局及保護工廠的軍事設施的配置,經過一年的建設,一座年產足可裝備16個團的兵工廠建立起來了。這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了八路軍裝備匱乏的現狀。劉伯承曾經說:"左權同志曾艱苦經營太行山制造兵器的設施起了相當的作用。"黃崖洞兵工廠的建立,很快就成了日軍的重點進攻目標。
   
1941年11月,日軍第36師團及獨立混成旅團各一部7000余人向黃崖洞進攻,負責保衛黃崖洞的是八路軍總部特務團,左權要求該團在保衛戰中"一定要抓住一個'穩'字,堅持不驕不躁,不惶不恐,以守為攻,以靜制動的原則"。他還就應當注意的戰術原則和其它有關注意事宜作了具體的布置。11日凌晨戰斗打響。日軍來勢極猛,并施放了毒氣。守軍按照左權副總參謀長的指示頑強堅守陣地,并利用機會組織反擊,打退了日軍的多次進攻。日軍接連失手后改變了策略,企圖利用赤峪山東側的懸崖,居高臨下側擊守軍陣地。左權及時指示特務團"待機行動,以變應變",重新配置了防御力量,繼續給進攻的日軍以重大殺傷,大量消耗了其有生力量,頓挫了敵軍的銳氣。 19日,黃崖洞保衛戰進入尾聲。八路軍在三十畝、曹莊一帶設下伏兵,當退卻的日軍進入伏擊圈后,立即被密集的彈雨打得陣腳大亂,傷亡慘重,向黎城方向潰逃。21日乘勝追擊的八路軍收復了黎城,勝利地結束了黃崖洞保衛戰,此仗日偽軍損失2000余人,敵我傷亡之比為6:1。中央軍委認為,這次保衛戰是"最成功的一次,不僅我受到損失少,同時給了敵人數倍殺傷,應作為1941年以來反'掃蕩'的模范戰斗"。  
   
左權多次指揮戰斗取得勝利,體現了他高超的軍事素養和軍事理論功底,他素以學習刻苦,精于鉆研,而博得了人們對他的尊敬。他閱讀了許多政治理論、軍事理論的書籍,對八路軍的軍隊建設、軍事理論建設作出了突出的貢獻。他與劉伯承合譯的《蘇聯工農紅軍的步兵戰斗條令》,于1942年被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列為步兵戰術教育的基本教材,并要求"今后本軍關于現代步兵戰術的研究,均應以此為藍本"。左權對戰術問題特別是游擊戰術的研究頗有創新,"為中國著名的游擊戰術創始人之一",其軍事著述的突出特點是理論聯系實際,結合中國國情的特殊性闡述了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的具有中國革命戰爭特色的軍事思想原理。在八路軍軍隊的建設中,他對司令部工作、后勤工作、部隊訓練、軍隊政治工作、軍民關系等,都有獨到的建樹和巨大的成就。左權善于思考、勤于筆耕,撰寫和翻譯了諸多頗具影響的軍事著作。僅在華北敵后5年間即譯著共20余萬字。周恩來說左權是"一個有理論修養,同時有實踐經驗的軍事家"。 
   
1942年5月,日軍糾集3萬兵力,再次對太行抗日根據地發動了空前殘酷的大"掃蕩",形勢空前嚴峻。20日午夜時分,左權在戰前部署會議上分析了敵我態勢。說面對日軍重兵的多路合擊,我主力部隊目前已轉出外線,而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軍總司令部、野戰政治部、供給部、衛生部、軍械部、軍工部以及新華日報社等尚處在敵軍的合擊圈內。眼下直沖我們的是由涉縣、黎城、歧極關而來的一股日偽軍,約3000人。面對重兵壓境的日偽軍,合擊圈內八路軍能夠應敵的兵力很少,只有為數不多的警衛部隊,等待他們的將是極其殘酷的戰斗。不過,左權提醒大家:從局部看,我們處在敵軍的包圍之中;但從全局看,敵人是處在我們的軍隊和人民的包圍之中。他對擔負主要掩護任務的司令部警衛連連長唐萬成說:"你們連百分之八十是共產黨員,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老紅軍,相信你們一定能夠完成這次任務。告訴同志們:太行山壓頂也決不要動搖!"  
   
鑒于眼下敵我兵力對比懸殊,彭德懷、左權等連日開會研究對策。左權提出:在敵軍分路合擊時,乘隙鉆出合擊圈,當日軍撲空撤退時,伺機集中兵力殲其一路至幾路。一切部署完畢,八路軍總部各部門于5月23日奉命轉移。次日凌晨,由掩護撤退的總部警衛連所扼守的虎頭山、前陽坡、軍寨等陣地都爆發了慘烈的戰斗。在這次"掃蕩"中,日軍專門組建的"特別挺進殺人隊"(其隊員均著便裝,先于日軍"掃蕩"部隊潛入根據地)在麻田發現了八路軍首腦機關,故多路日軍均向麻田方向急進。警衛連僅僅兩百多人頑強地抵御著兩千多日偽軍的輪番進攻。敵軍多次沖擊失敗后,便發射信號彈,召來了更多的援兵,射向守軍陣地的火力更加熾密。日軍鋪天蓋地的炮火將虎頭山一線轟得地動山搖,步兵隨著遮天蔽日的煙塵直逼八路軍陣地。為保證八路軍總部的安全轉移,左權不顧周圍炮彈不斷爆炸掀起的氣浪,站在虎頭山后面的山頭上沉著地指揮戰斗。他心里不僅想著總部各部門的安全,也惦記著群眾的安危。當他看到附近山上還有群眾沒有脫離險境時,使命令警衛連長唐萬成從已經十分吃緊的兵力中抽出一部分兵力吸引敵軍,以便讓群眾轉移。直到安排妥當,左權才不慌不忙地走下山去。  
  
5月25日上午,突圍隊伍仍然未脫離險境,在南艾鋪、高家坡一線的山溝里,集結著八路軍總部、北方局、黨校、新華社的幾千人馬,四周都是激烈的槍炮聲,日偽軍以"縱橫合擊"戰術構成的包圍圈在一步步地收緊。天空中,日軍飛機也不時地投彈、掃射,受驚的騾子狂奔亂跳,將密集的突圍隊伍擠堵在狹窄的山溝中。眼看秩序大亂,左權不顧日軍飛機的威脅,跳上一匹黑騾子,跑前顧后地把混亂的隊伍重新集合起來,加快了行軍速度。左權一邊指揮突圍,一邊觀察著戰場情況的變化,他根據日軍飛機反復投彈掃射,以及千米之外響起的密集槍彈聲判斷,兵力占極大優勢的日偽軍已經發現了合圍目標,必須盡快采取果斷措施,沖出包圍圈。左權率司令部和北方局機關人員為一縱隊,沿清漳河以東由南向北突圍;羅瑞卿率野戰政治部直屬隊和黨校、新華日報社為二縱隊,由政衛連掩護向東面突圍;后勤部門為第三縱隊,由楊立三率領向東北角沖出重圍。日偽軍發覺了八路軍分路突圍的意圖,迅速收縮合圍圈,并將一簇簇炮彈砸向密集的人群,給突圍的人們造成了極大的混亂和恐慌。面對這一極度危險處境,左權一邊鼓舞士氣,一邊迅速督促彭德懷趕快轉移。他說:"你的轉移,事關重大,只要你安全突出重圍,總部才能得救。"彭德懷關注著仍圍在合圍圈里的大批戰友、同志,坐在高大的馬背上就是不挪動。左權急了,以強硬的口氣命令唐萬成:"連人帶馬,給我推!"彭德懷被感動了,揮起馬鞭,在警衛戰士的掩護下,向西北方向疾馳而去。目送彭德懷離去后,左權又奔向司令部直屬隊,繼續指揮著大隊人馬的突圍行動,他的身體這時已虛弱得很厲害,但仍然盡全力招呼著每一個人。午后2時,在十字嶺高家坡,利用短暫的休整,左權用嘶啞的聲音激勵著已極其疲勞的隊伍:"同志們,盡管敵情嚴重,大家不要慌。我們要勝利,就得一齊沖。一齊沖就要聽從指揮,只要沖過前面一道封鎖線,我們就安全了。"盡管突圍形勢愈加嚴峻,左權仍然要求警衛戰士"要警衛總部機密,要保護電臺,保護機密材料,保護機要人員!"并立即采取措施,將身邊的參謀人員、警衛戰士分散到電臺和機要人員中去。  
   
當左權交待完上述任務后,突然覺得有人拉住了胳膊,他一看是唐萬成,感到很驚奇,剛才不是安排這位警衛連長去保護彭總突圍的嗎?怎么小伙子又轉回來了呢?當唐萬成告訴他"彭總已沖過封鎖線,現在你快跟我走吧!"左權拒絕了,堅決命令唐萬成趕快去追上彭總。在他看來,彭總的安全遠比自己的安全重要,這涉及到八路軍的榮譽啊!現在自己的職責就是指揮突圍。看著身為八路軍副總參謀長的左權將軍,拖著虛弱的身子像普通戰士一樣在炮火中奔跑,唐萬成實在不忍心,他執拗地緊緊攥住首長的胳膊不放。左權氣極了,拔出左輪手槍,喝令道:"你要懂得,要是彭總有個三長兩短,我要槍斃你!"唐萬成只得松開手,掉轉身朝彭總突圍的方向趕去。太陽偏西了,日軍的炮火依然很猛烈。左權從容地指揮隊伍繼續突圍,他登上一塊高地,盡管他聲音更加嘶啞了,還是一遍又一遍地高喊道:"不要隱蔽,沖出山口就是勝利,同志們快沖啊!"大家見副總參謀長就在身邊指揮,情緒很快就穩定下來,突圍的速度也就加快了。   
   
當隊伍沖向敵軍最后一道封鎖線時,敵人火力更加兇猛。突然,一發炮彈落在左權身邊,他不顧危險,高喊著讓大家臥倒。接著第二發炮彈又接踵而至,左權的頭部、胸部、腹部都中了彈片。就這樣,一位才華橫溢、智勇雙全的八路軍高級將領,為了拯救民族的危亡,過早地失去了年輕而寶貴的生命。  
   
1942年5月25日,左權將軍壯烈殉國。周恩來指出:"左權壯烈犧牲,對于抗戰事業","真是一個無可補償的損失"。朱德賦詩悼念:"名將以身殉國家,愿將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留得清漳吐血花。"為了紀念左權將軍,根據太行人民的請求,經晉冀魯豫邊區政府的批準,1942年9月18日,遼縣黨政軍民等5000余人舉行了遼縣易名典禮。從此,遼縣改名為左權縣。
  
左權是八路軍在抗日戰場上犧牲的最高指揮員。名將陣亡,太行山為之低咽,全黨為之悲痛。周恩來稱他“足以為黨之模范”,朱德贊譽他是“中國軍事界不可多得的人才”。為紀念左權,晉冀魯豫邊區政府決定將遼縣改名為左權縣,左權老井村。
左權將軍墓
左權將軍,湖南醴陵人,黃埔軍校畢業,曾赴蘇聯陸軍大學學習,1930年回國,歷任中國工農紅軍軍長、政委、第一軍團長和八路軍副總參謀長等職。1942年5月25日,在十字嶺反"掃蕩"突圍中,頭部被彈片擊中,壯烈犧牲,享年36歲。1942年9月8日,晉冀魯豫邊區政府為紀念左權將軍,將八路軍總部駐地遼縣改名為左權縣。太行人民懷著十分敬重的心情,選址半年,在涉縣石門村北精心修造了晉冀魯豫抗戰殉國烈士公墓,占地面積20000多平方米。在此葬有左權將軍、冀南銀行行長高捷成、《新華日報》社社長何云、北方局政權工作部秘書張衡宇、冀南銀行第二任行長賴勤及其夫人、朝鮮義勇軍領導人陳光華和石鼎等8位烈士。  
左權將軍陵墓北依太行,面臨清漳,建在上下有臺階相連的3個臺地的最上層。第一層臺地的中間有一荷花池,第二層臺地的中間建有左權將軍紀念塔,左權墓在第三層。陵墓用青石筑成,呈長方形。墓碑上刻有"左權將軍墓"5個大字。左權將軍紀念塔的正面刻有朱德總司令的悼念左權將軍的題詞:名將以身殉國家,愿拼熱血衛吾華。太行浩氣傳千古,由得清漳吐血花。 彭德懷副總司令親自撰寫和手書的《左權同志碑志》,鐫刻在左權將軍紀念塔的左側。   解放后,在邯鄲修建了國內規模較大的晉冀魯豫烈士陵園,遂于1950年10月20日將左權將軍等8位烈士的忠骨移靈此園。石門晉冀魯豫抗戰殉國烈士公墓舊址因其氣勢大、修建好,至今仍存。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