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齊魯文化—老殘游記中的山東民間醫俗

齊魯文化—老殘游記中的山東民間醫俗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2月18日15:09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被魯迅譽為“晚清四大譴責小說的代表作”的《老殘游記》中,有不少關于山東民間風情的描寫。該書第三回、第十九回都寫到老殘搖著串鈴行醫、私訪和在濟南被請到“高公館”診病的情景,其中涉及到許多過去山東的民間醫俗,讀來饒有興味。
  當時正值清朝末年,小說所寫的濟南、齊河等地,既沒有當今這樣的醫院,也缺少好的醫療條件。人們得了病,主要靠中醫、中藥治療。而當時的中醫,又有“坐堂醫”、“掛牌醫”和“走方郎中”之分。
  “坐堂醫”亦稱“藥鋪先生”,是指在藥店內坐堂的醫生。據說漢代名醫張仲景曾官至長沙太守,他常在公堂上為民診病。人們為紀念他,遂把中藥店聘請來的醫生稱為“坐堂醫”。后來自家開藥店兼行醫的人,也被稱為“坐堂醫”。光緒末年濟南著名中醫曹廣勛,就在濟南城里開設過博濟堂藥店,坐堂行醫。知名最早的老字號、明朝開業的頤壽堂藥店,其業主徐某也是由河南來濟的坐堂醫生。此外,當時濟南比較著名的藥店還有千芝堂、濟誠堂、慶育堂、東永寧、繼善堂、育德堂、一元堂等;稍晚一些的1907年,北京同仁堂藥店的少東家樂鏡宇(即電視劇《大宅門》中的白景琦),也在當時的院西大街創辦了宏濟堂藥店。這些藥店多數都有自己的“坐堂醫”。
  有的中醫大夫,自己掛出招牌,只診病處方,不開店賣藥,這樣的醫生就叫“掛牌醫”。“掛牌醫”多為名望很高,就醫者車馬盈門,不以賣藥謀生,圖個清高的“名醫”。也有少數人剛剛從醫,沒有資本,開不起藥店,所以只看病不賣藥。
  “走方郎中”是指那些沒有固定的行醫處所、走街串巷行醫的中醫大夫,又稱“游方郎中”、“江湖郎中”等。這些人有的以處方看病為主,兼帶賣藥;有的以賣藥為主,兼帶看病。有些江湖醫生常常一手提著藥箱,一手搖著串鈴,邊走邊發出一串串“當啷啷、當啷啷”的鈴聲,人們便稱這些“走方郎中“為“鈴醫”。《老殘游記》中的老殘初到濟南時,就是以“鈴醫”為職業,替人看病謀生的。“鈴醫”使用的串鈴,多為銅制或鐵制,呈圓形,中空,里面有幾粒滾珠,可套在食指和中指上搖動發聲。傳說唐朝時,有一只老虎難受地張著嘴來找名醫孫思邈治病。孫思邈一眼看出老虎的喉嚨里卡著一根骨頭,便隨手取來一只串鈴套在胳膊上,迅速地伸進虎口中將骨頭給拔了出來。那老虎一合嘴,牙齒正好咬在串鈴上,沒有傷及孫思邈的胳膊。從此,人們又把串鈴叫做“虎撐”。
  老殘在高公館為高公的小妾看病,并不能像現在這樣可以隨便地“望聞問切”,自由地跟女病人交談,而是跟病人間隔著一層帳子。診脈時,“帳子里伸出一只手來”,“診了一只手,又換一只”……直到需要看看喉嚨時,才肯“將帳子打起”,露出女病人的“廬山真面目”……可見當時就是醫生診病,也有著嚴格的男女界限。除此以外,醫生看病還有許多禁忌。如平時出診,忌敲患者的門,俗有“醫不敲門,有請才行”的說法,敲門被認為是找上門看病,對病家和醫家都不吉利;過年時醫生忌出診,怕“觸霉頭”,除非給雙倍診金“破災”才行;醫生還有“施藥不施方”之說,即可以送給人家藥物,不能送給人家藥方,送藥方等于砸自己的飯碗……
  該書第十九回還寫道,老殘為昭雪齊東村的大冤案,救治13條被毒害的人命,親自到省城的中西大藥房作調查,“次日,又到天主教堂去拜訪了那個神甫,名叫克扯斯。原來這個神甫既通西醫又通化學……”從中可以看出,當時在我省濟南等大城鎮中,已經有了西醫西藥;人們的治病方式,也從千百年流傳下來的單一的中醫中藥,轉入中西醫相結合。當然,這種從清康熙年間才傳入我國的西醫西藥基礎還很薄弱,它在我省的普及程度也很差。在廣大城鄉中,中醫藥仍然占據著絕對的統治地位。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