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國建筑 > 中國建筑的文化精神--獨具特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中國建筑的文化精神--獨具特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

中華五千年 2010年04月25日17:16 (來源:《歷史隨筆》)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世界文明古國、巍然屹立在東亞大陸的偉大國家中國,擁有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廣袤國土,占世界總數五分之一以上的人口,五十六個民族和超過三千年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創造了獨具特色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國建筑藝術就是整體中華文明之樹中特別美麗的一枝。

  籠統而言,古代世界曾經有過大約七個主要的獨立建筑體系,其中有的或早已中斷,或流傳不廣,成就和影響也就相對有限,如古埃及、古代西亞、古代印度、古代美洲建筑等,只有中國建筑、歐洲建筑、伊斯蘭建筑被認為是世界三大建筑體系。其中又以中國建筑和歐洲建筑延續時代最長,流域最廣,成就也就更為輝煌。

  中國最早的史前建筑,誕生于距今約10000年的舊、新石器時代之交,即原始農業開始出現,人們的定居要求開始增強的時候。而最早顯現出初步的關于美的也即廣義藝術要求的建筑,則出現于公元前4000年新石器時代中期。從一種結構體系而言,中國傳統建筑終結于二十世紀初。

  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中國建筑始終完整保留了體系的基本性格。從其全部歷史可以分出幾個大的段落,如商周到秦漢,是萌芽與成長階段,秦和西漢是發展的第一次高潮;歷魏晉經隋唐而宋,是成熟與高峰階段,唐宋的成就更為輝煌,是第二次高潮,可以認為是中國建筑的高峰;元至明清是充實與總結階段,明至盛清以前是發展的第三次高潮。可以看出,每一次高潮的出現,都相應地伴有國家的統一、長期的安定和文化的急劇交流等社會背景。例如秦漢的統一加速了中原文化和楚、越文化的交流,隋唐的統一增強了中國與亞洲其他國家,以及中國內部南北文化的交流,明清的統一又加強了中國各民族之間、并開始了中西建筑文化的交流。與其他藝術例如詩歌常于亂世而更見其盛的情況不同,可以認為,統一安定、經濟繁榮、國力強大和文化交流,正是建筑藝術得以發展的內在契機。

  中國傳統建筑以漢族建筑為主流,主要包括如城市、宮殿、壇廟、陵墓、寺觀、佛塔、石窟、園林、衙署、民間公共建筑、景觀樓閣、王府、民居,長城、橋梁大致十五種類型,以及如牌坊、碑碣、華表等建筑小品。它們除了有前述基本共通的發展歷程以外,又有時代、地域和類型風格的不同。

  基于中國長期的宗法社會土壤,中國建筑以宮殿和都城規劃的成就最高,突出了皇權至上的思想和嚴密的等級觀念,體現了古代中國占統治地位的政治倫理觀,而與歐洲、伊斯蘭或古印度建筑以神廟、教堂和清真寺等宗教建筑成就更高明顯不同。宮殿從夏代已經萌芽,隋唐達到高峰,明清更加精致。西周已形成了完整的都城規劃觀念,重視規整對稱突出王宮的格局,在“禮崩樂壞”的春秋戰國,規整式格局有所破壞,漢代又開始向規整的復歸,隋唐完成此一過程,元明清則更加豐富。隋唐長安、元大都和明清北京,是中國歷史最負盛名的三大帝都。

  中國的宗法倫理觀念,也影響及于其他幾乎所有建筑類型,如祭祀自然神和先賢圣哲的準宗教建筑壇廟,以及在特別強調血緣宗親關系、特別重視“慎終追遠”、“事死如生”等觀念的文化背景下發展的帝王陵墓等,它們幾乎是中國特有的建筑類型,以規模之隆重,氣氛之肅穆而令人矚目。

  中國主要流行從印度傳入的佛教,佛教建筑包括佛寺、佛塔和石窟,還有石幢、石燈等建筑小品。佛教建筑在初期受到印度的影響,很快就開始了中國化的過程,體現了中國人的審美觀和文化性格,充滿了寧靜、平和而內向的氛圍,而與西方宗教建筑的外向暴露,氣氛動蕩不安完全不同。道教是中國的本土宗教,道觀向佛寺學習,同樣具有安詳的風韻。大別而言,佛道寺觀可分為敕建寺觀和山林寺觀兩類,前者更接近宮殿,嚴謹壯麗;后者更接近民居,自由靈巧。佛塔在中國建筑藝術史中占有重要地位,類型多樣,形式豐富,發展脈絡歷歷可尋,時代特色和地域特色也體現得更加鮮明。

  基于與自然高度協同的中國文化精神,熱愛自然、尊重自然、建筑鑲嵌在自然中,仿佛是大自然的一個有機組成,而與其他建筑體系更強調人工與自然的對比不同。這在中國各建筑類型中都有明顯的反映,如城市、村鎮、陵墓或住宅的選址和布局等,并上升到一定的理論高度,“風水”學說就是其集中代表。注重與自然高度協同的觀念在園林中更有突出的表現,屬于自然式,而與歐洲或伊斯蘭的幾何式園林有別。中國園林主要有皇家園林和私家園林兩種,兩漢時以前者為主,成就高于后者,唐宋以后私家園林的水平漸高,到了清代,皇園轉而要向私園學習了。它們雖具有共通的藝術性格,而私家園林更多體現了文人學士的審美心態,現存者以江南地區成就更高,風格清新秀雅,手法更為精妙;皇家園林主要在華北發展,現存者以北京一帶最集中,規模巨大,風格華麗。中國園林在世界上享有崇高的聲譽,被歐洲人譽為“世界園林之母”。

  種類繁多的民間公共建筑如宗祠、先賢祠、神祠、會館、書院和景觀樓閣等,以明清留存最多,也無不深深浸染著傳統文化精神。衙署留存較少,現存較完整的幾座也都在清代,有一套規定的布局模式,為示清廉,風格都比較樸素。屬于居住建筑的王府和各地民居現存者也多是清代所留,其中民居尤其值得注意,不但種類繁多,形式十分多樣,而且以其更直接更真切地面對普通人生,所體現的群體文化心態也特別率真而質直,反映的地域特色更加突出,其特有的樸質明智之美,有時并不在皇皇巨構之下。

  中國建筑特別重視群體組合的美。群體組合常取中軸對稱的嚴謹構圖方式,但有些類型如園林、某些山林寺觀和某些民居則采用了自由式組合。不管哪種構圖方式,都十分重視對中和、平易、含蓄而深沉的美學性格的追求,體現了中國人的民族審美習慣,而與歐洲等其他建筑體系突出建筑個體的放射外向性格、體形體量的強烈對比等有明顯差別。

  中國建筑與世界其他所有建筑體系都以磚石結構為主不同,是獨具風姿的唯一以木結構為主的體系。結構不但具有工程技術的意義,其機智而巧妙的組合所顯現的結構美和裝飾美,本身也是建筑美的內容,尤其木結構體系,其復雜與精微都為磚石結構所不及,體現了中國人的智慧。對有機的結構構件和其他附屬構件的進一步加工,就形成為獨特的中國建筑裝飾,包括內外裝修、彩畫、木雕、磚雕、石雕和琉璃,有十分豐富的手法和生動的發展過程。

  中國各少數民族建筑也都各具異采,大大豐富了中國建筑的整體風貌。藏族建筑深植于獨特的藏傳佛教文化土壤之中,雖吸收了漢族建筑的一些形象和手法,而自成體系,非常富于特色,規模宏大,色彩鮮明,性格粗獷巨麗,其代表性杰作,不愧為世界級的建筑藝術精品。維吾爾族以伊斯蘭教建筑成就最大,屬于世界伊斯蘭建筑體系,造型渾樸含韻,性格靜穆沉思,其民居也與漢族民居有顯著不同。傣族信奉上座部佛教,建筑受同為上座部佛教流行地區的泰、緬等國影響較大,除富于特色的干闌式民居外,以嫵媚玲瓏的佛寺佛塔更具風韻。侗族建筑雖受漢族影響較大,仍以其特有的鼓樓和風雨橋聞名中外,藝術性格質樸古拙。此外,如回族伊斯教建筑、納西族、白族、土家族和朝鮮族民居,也都各具異采。這些民族的建筑藝術作品,象閃現在天空的點點明星,與漢族建筑一起,共同組成為中華建筑的燦爛。

  中國建筑以中國為中心,流波泛及朝鮮、日本、越南和蒙古等廣大東亞地區,產生了巨大影響。它們與中國一起,共同構成為以中國建筑為核心的東亞建筑。明清時期,中國建筑特別是與西方完全不同的園林藝術,又開始為歐洲所知,并產生了實際影響。同時,中國建筑早在漢晉時代又接受了主要來自南亞和中亞的外來影響,這些影響在歷史的長河中都被中國融化為自身的有機部分。

  由于歷史的原因,中國古代并沒有給我們留下有關建筑理論的系統專著,但中國建筑的高度成熟及其偉大成就,證明中國建筑不但擁有而且已發展為十分富于中國特色的建筑藝術理論,包括一整套建筑哲理,也包括建筑或環境的空間和形體構圖方法。它們散見在各種文史典籍之中,而且采取了“中國式”的闡述方式。有的雖然還沒有被古人總結為文字,但從大量的建筑作品中,人們還是有可能讀懂其中深藏的信息。

  近代以來直到今天,中國建筑在傳統的土壤上,結合新的時代要求和新的建筑手段,吸收外來建筑文化,繼續前進著。特別是在最近一二十年中,以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為契機,更以日新月異的速度向前發展,已經產生了初步可喜的成果。

    中國建筑師和建筑理論家已深切認識到,建筑藝術應該與時代緊密同步,應該立足于中國現代生活的堅實土壤上,堅持創造既具有時代特色同時又具有中國氣派的新建筑文化。“中國”是對應于異域而言的,基于共時性的理由,其中就不能不包含那些可以吸收為自己一部分的因素,這部分因素,就既是異域的,也是中國的。同樣,“現代”是針對過去而言的,基于歷時性的理由,也不可能不包含那些可以溶化為自身一部分的因素,這部分因素,就既是傳統的,也同時是現代的。所以,立足于中國現代,既包含“中國現代”本體生發出來的活力,也包含可以為它接納的異域和傳統。這個“包含”,就不是全盤照搬,既不是全盤西化,也不是全面復古,而是以之為營養,作出自己的創造。

    80年代以來的大量作品正是建筑藝術步入健康發展軌道的最好證明。

    黃鶴樓歷史悠久,是武漢三鎮的標志,最后一次毀于本世紀初,有重建的理由。新黃鶴樓基本按照人們記憶猶新造型也比較成功的清代黃鶴樓重建,層數從三層加到五層,氣勢更大,周圍布置成民俗文化旅游公園,已成為武漢游客必到之處。

    陜西是在漢唐時代演出了多少壯闊史劇的地方,唐代是中國藝術史的發展高峰,陜西歷史博物館主要借鑒唐代建筑形象并加以改造和簡化,顯得氣度不凡,雍容大度,明朗而簡潔。傳統中往往也有許多很符合現代觀念的東西,越古的也可能越現代。

  雨花臺紀念館雖然是全對稱的構圖,但仍有明顯新意,采用了簡化了的古典建筑重檐廡殿屋頂,米色的外墻,只綴以少量純白,性格莊重、沉靜,紀念性十分突出。

    北京作為世界文明古國中國的首都,現在仍保留有大量優秀的古建筑,形成豐富的城市景觀,透出濃郁的古都氣息。所以,在作為北京的大門甚至中國的大門的西客站,更多借鑒傳統建筑形象,給到達這一古都的中外旅客一個強烈的第一印象,是有充分理由的。西客站座南向北,以北立面為正面,常處于逆光之中,為減輕大片逆光面不可免地會產生的朦朧而沉重的印象,立面處理更強調天際輪廓線的高低錯落,在正中開了一個大空洞,顯得比較通透,又寓意為“大門”,構思是成功的。

    新疆迎賓館的維吾爾族建筑風格十分鮮明,也很細膩,又十分現代化。室外那一對喇叭形的冷卻水塔高高聳立,內輪廓組合成尖拱,表面嵌砌來自維吾爾石膏花飾意匠的花格,造型秀雅而富特色,標志性很強。根據地區氣候較冷,綠化期短的情況,在二層設置了室內花園。新疆人民大會堂的轉角塔柱是體現性格的點睛之筆,那是禮拜寺叫經塔的簡化變形,內部是管道井。

  拉薩飯店也是很好的作品,抓住西藏傳統建筑一個很重要的特點,重視簡單團塊體量的組合,意在傳神。庭園小品和室內裝修與傳統有更多形似,濃烈而鮮麗。

    國際展覽中心的意義在于,在不一定直接借鑒傳統的創作中如何走出中國人自己的路子。在這個作品中似乎看不到任何“傳統”,甚至連“符號”也沒有,顯示出一定的國際式的傾向,但它的內在的富于理性節奏的造型邏輯還是中國式的。國際展覽中心還成功運用了西方后現代主義鋼筋混凝土凌空構件作為裝飾的手法,在單元體之間的上空橫連折板。鋼筋混凝土的拱廊也是后現代式的,與折板上下呼應。

  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建在當年日寇在南京的13個大屠場之一江東門“萬人坑”原址。基地東北角最高,陳列館就放在這里,平頂,通過大臺階把憑吊者引上陳列館平屋頂,可俯瞰屠場全景。全場幾乎鋪滿白色卵石,宛如死難同胞的枯骨,寸草不生,象征著死亡,與周邊一線青草表達出生與死的鮮明對比,一片凄厲慘烈的悲憤之情彌漫全場。沿院繞行一周,在斷垣殘壁似的圍墻上有長段浮雕,再現出種種慘劇。經枯樹、母親像,遺骨室里尸骨累累,再現“萬人坑”的土層斷面,悲憤之情更加深化。建筑物低平簡潔,摒棄一切瑣細裝飾,其體形、體量、流線、色彩、浮雕和單體的組合,都極其單純簡煉,盡量不使突出,重點在于整體環境氣氛的渲染。色調統一為灰青色,深沉而莊重。場庭布局借鑒了傳統建筑園林的布局手法。

    國家奧林匹克體育中心是第十一屆亞洲運動會主場館,其總體構思充分考慮了功能與形式、現代與傳統、環境與建筑的結合。兩座最主要的建筑—游泳館和體育館造型相近,兩端采用60~70米的塔筒,以斜拉鋼索吊起雙坡凹曲屋頂,十分強勁有力,符合體育建筑應具有的力度,同時又使人產生傳統建筑凹曲屋頂的聯想。雙坡頂上再突起一個形似傳統廡殿頂的小屋頂,形象新穎,既加強了與傳統的聯系,又富有時代感。

    中國建筑藝術還在發展,有理由充滿信心地期望,新的中國建筑藝術,在非常杰出的中國傳統建筑藝術成就的強大蔭庇之下,經過與新的生活的融合,必將取得無愧于祖先也無愧于時代的更大輝煌。

    我們渴望全面展現中國建筑藝術,她的光采照人的美麗風貌,她的波瀾起伏的發展歷史,和蘊藏于其中的中國文化精神。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