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國石窟 > 大足石刻:世界石窟造像的瑰寶(圖)

大足石刻:世界石窟造像的瑰寶(圖)

中華五千年 2010年06月04日11:40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大足石刻是重慶市大足縣境內的唐末、宋初時期的宗教摩崖石刻,以佛教題材為主,規模宏大,刻藝精湛,內容豐富,尤以北山摩崖造像和寶頂山摩崖造像最為著名,在我國古代石窟藝術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大足縣境內石刻造像星羅棋布,被國家及地方有關部門公布為文物保護單位的摩崖造像多達75處、雕像5萬余身、銘文10萬余字,其中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6處。1999年12月1日在摩洛哥歷史文化名城馬拉喀什舉行的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委員會第23屆會議上表決通過,將大足石刻中的北山、寶頂山、南山、石篆山、石門山等五處摩崖造像正式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中華文化中的儒、釋、道三教思想在大足石刻中顯示了融合的結果,大足石刻精美的石雕和宏闊的釋學典義令人震驚,沉寂于深山和歷史歲月中的青燈古佛終于重新光耀世間

    大足位于重慶西近百公里處,地接巴蜀交匯之處,但不僅僅是地理上的相接,中華文化中的儒、釋、道三教思想也在這里顯示了融合的結果。

    1945年,抗戰勝利曙光初現的那個春天,以楊家駱為首的考察團自重慶出發赴大足考察,一行人在大足進行了7天學術考察,為這里精美的石雕和宏闊的釋學典義而震驚,認為大足石刻足以與大同云岡石窟、洛陽龍門石窟鼎足而立。

    因此,考察團回到陪都后,舉行了大足石刻的展覽,在社會各界引起了轟動。自此,沉寂于深山和歷史歲月中的青燈古佛終于重新光耀世間。

    現今發現于大足縣境內年代最早的石刻造像年代是初唐永徽年間的(公元650—656年),至唐末時期造像始盛,南宋時達到高峰。后歷經元、明、清數代,伴隨佛教衰落而衰減。

    但歷代造像未絕,現大足全境內共有造像五萬余尊,儒、釋、道三教的造像皆備,為研究中華思想文化和雕刻藝術留下了寶貴的佐證實物;另有碑刻、銘文十多萬字,記載了不同時期巴蜀地區的地理、經濟、軍事、政治、人口等各個方面情況,是一筆寶貴的巴蜀文史資料。1961年,大足石刻成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1999年,大足石刻列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名錄》。

    大足石刻實際是整個大足地區的石刻的總稱,其在世界文化遺產名錄下的共有五處,分別是北山、寶頂山、南山、石門山以及石篆山,每處都有其獨特的價值和特色。

    北山位于大足縣城北5里處,在唐末五代時期是當地擁兵割據的軍閥韋君靖的軍寨,其山綿延如臥龍,鼎盛時期曾“筑城堡二千間,建敵樓二百余所,周圍二十八里。糧貯十年,兵屯數萬”。北山石刻最集中是在佛灣,共有240余龕,匯聚了自唐末到明末的各個年代的造像,其中精品迭出,美輪美奐。

    各類表現佛教經典及時代信仰神人的造像更是比比皆是,尤以觀音造像為多,堪稱“佛教藝術的殿堂”,讓觀者置身其中,猶如進入一個佛教講堂,受到佛家思想的熏陶

    著名金石學家馬衡曾對《韋君靖碑》嘖嘖稱贊,認為其彌補了唐末五代時期川中地區一段歷史的空白;而另一塊更為學界所稱道的《古文孝經碑》,是國內發現的唯一的古文孝經實物,其思想文化與歷史價值十分珍貴。至其中的轉輪經藏窟,中心柱直達窟頂,石壁各面都開鑿有菩薩、戰將形象,神采各異,栩栩如生,蓮花祥和,刀斧生威。

    此外,還有極為民俗化的數珠手觀音形象,頷首而立,裙裾飄舞。其他各類表現佛教經典及時代信仰神人的造像更是比比皆是,尤以觀音造像為多,堪稱“佛教藝術的殿堂”。

    寶頂山位于縣城東北35里處,其造像主要分布在大﹑小佛灣。其中,大佛灣是大足石刻中最具代表性的區域,整體開鑿于南宋1174—1252年間,由當地僧人趙智鳳傾70余年之心血組織營構。整個佛灣呈馬蹄形,在長約一里的范圍內,以中國式的形象和手法雕刻有牧牛圖、華嚴三圣、千手觀音、釋迦涅槃、西方凈土、父母恩重、地獄變像等等,既有表現清靜雅潔,香樂裊繞的佛家仙境,又有表現刀山火海、剖腹開膛的地獄慘象;既有捧塔聳立的文殊普賢,弟子林立而橫臥之涅槃釋迦,亦有中國意境的田園牧人、醉漢孝子、倚門父母,如彼如我,望之心戚。整個格局類似一個佛教密宗道場,讓觀者置身其中,猶如進入一個佛教講堂,受到佛家思想的熏陶。

    自宋代以來,中國的儒、佛、道三教的思想已融為一爐,寶頂山石刻中也有表現儒家和道家思想的內容,而以佛教石窟造像形式雕刻而出,對“三教合一”作出了鮮明的闡述。加之運用各種鮮活的生活場景來表現晦澀的經書中的義理,輔之以精巧的力學構造,微妙的光線組合,讓觀者在游覽過程中減輕了抵觸心理,而受到潛移默化的影響。

    因此,寶頂山石刻是中國佛教石窟走向民族化、民俗化的最鮮明體現,呈現出佛教已經完全中國化的結果。明代的碑刻中記載,當時寶頂山已是香火“震炫川東”,民間有“上朝峨眉,下朝寶頂”之說,因此一直以來是大足石刻的重心。

    大足石刻地點集中而取材多端,最終催生出這一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濃墨重彩的大足石刻,將中國石刻的最后一個高峰生動地展現在世界面前,成為世界石刻藝術的絕響

    南山在縣南3里,石刻所在地為玉皇觀,主要是道教色彩的石窟和歷代官吏來此游覽遺留的碑刻,其中的蟠龍或繞柱或昂首立身,呼之欲出,亦為一大特色。石門山在縣東25里,石刻集中地點在圣府洞,其中既有佛教的十圣觀音、孔雀明王,也有道教的地獄輪回,又有儒家諸賢與道教人物并存的三皇洞,還有民間的神祇——獨腳五通,內容雜陳,頗可玩味,至今尚留下許多謎團。石篆山在縣西50里,石刻所在,一為千佛巖,一為佛灣,其中有儒釋道三教中的孔子、釋迦牟尼、老子各處一龕、毗鄰而居的造像,為中華文明的三教融合提供了實物佐證,表現了漢文化對外來文化的包容與吸收。此外,境內還有舒成巖﹑妙高山等多處石刻造像點,豐富精美,同樣吸引著海內外學者和信徒。

    大足石刻的特色在于其多樣性與民俗化,是中國佛教、特別是佛教石窟藝術發展變化的活化石,是中國乃至世界石窟造像史上的最后一個高峰。其各種造像的出處既有經典,卻又不拘泥于經典,為我所用,靈活變化。在不同的需求下將各種題材的人物毫不造作地揉合在一起,取用其精,而去其雜。這也就涉及到爭論已久、至今仍在繼續的中國人有無真正信仰的問題。

    如果跳出宗教爭論這個圈子,從歷史、美術、雕刻、民俗等角度去看這些雕像,它們完全有著不同于其他石窟或佛教藝術的特色。大足石刻的雕像既沒有在敦煌文化中某些早期佛教造像表現出的外來的犍陀羅風格,也不是云岡石窟中南北朝時期的“褒衣博帶、秀骨清像”的超脫模樣,龍門石窟中大唐雕刻豐腴壯碩﹑濃彩艷麗的形象雖然在大足唐代石刻中有所體現,但是在大足,更多的則是宋代的清麗淡雅、情態宜人的風格造型。

    大足在宋代是昌州治所,“士大夫避地者多居焉”,富甲川東。宋代是中國歷史上文化最繁盛的時代,也是城鎮化、市民化最急劇的時代,思想潮流的碰撞導致的文化包容與變異,交通的貫通、居住地的集中以及生活方式的多樣化使得大足地區的石刻地點集中而取材多端,最終催生出這一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濃墨重彩的大足石刻,將中國石刻的最后一個高峰生動地展現在世界面前,成為世界石刻藝術的絕響。

    (作者為重慶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館長)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