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國建筑 > 在火檐墻里尋訪城市的軌跡(圖)

在火檐墻里尋訪城市的軌跡(圖)

中華五千年 2010年06月13日11:09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灞橋張百萬老宅有精美磚雕的火檐墻。記者尚洪濤攝

 

 

關中民俗博物院民居的火檐墻。 記者尚洪濤攝

 

 

民國時期西安的火檐墻隨處可見。  選自宗鳴安《西安舊事》

 

    “房子一邊蓋”是陜西八大怪之一,也是關中民居最典型的特征。關中的四合院與北方的四合院相比,除院落狹長以外,其兩邊的廂房多采用一面坡形式(當地人稱廈房)。十年九旱的氣候特征使得這塊地域上的每次降雨都顯得彌足珍貴。正中瓦房、兩邊廈房、四合院式的一邊蓋房子將雨水都聚集在自家院落里,使得“肥水不流外人田”。人常說水火無情,干旱與半干旱的氣候不僅使得水珍貴,也使得防火工作異常艱巨,特別是在重要的街市,火災隱患較多,這就產生了“火檐墻”。

   這火檐墻說起來,原本有著特別實際的防火之用,在過去鄉下平民家是很難見到的。最為多見、集中、漂亮的則是在80多年前西安的東大街上。當時的東大街長約兩公里,寬約30米,是當時最寬的大街,街兩旁商業房屋高低基本相近,多為二層。雖然當時的街市沒有今日的繁華與時尚,但在西北地區也是首屈一指。因為房屋都土木結構,且是一家連著一家,防阻火災較為困難。而失火時,木材燃燒最突出部分自然在椽頭。據此,建筑師們想到,在房與房之間的椽頭部分,如果延伸出一段高墻,當火勢蔓延時,就能有效地起到阻燃火勢的作用。但是,孤零零的一面高墻,很不好看,于是,舊西安人就在這沿街凸出來的墻壁上端,修砌出各種上大下小、形狀各異的裝飾磚雕來,這就形成了最初的火檐墻。當時西安四大街上的商鋪,每戶之間都有火檐墻,而沿著火檐墻,在各商戶屋檐下順勢搭出來形成的走廊,又起到了遮風擋雨的功效,同時火檐墻下方,開鑿出了圓形門洞,也讓各個商戶的走廊連成一體,便于顧客行走。這種突出的墻壁上端,或方、或圓、或作云鉤形、或雕刻如意、或用青磚層層累疊、錯落成塔尖狀……全部都是雕花青磚,做工精細、雕刻生動,絲毫不遜色于江南一帶民居的馬頭墻。講究的西安人在這火檐墻上真是沒少下功夫。 

    火檐墻在當時不僅起到了防火的重要作用,同時也將房子一邊蓋的關中民居裝飾得更有特色。讓人惋惜的是,隨著城市的變遷和房屋的改造,這些火檐墻在現在的西安城內,已經蹤影難覓。不過,我們在“關中民俗藝術博物院”遷建的關中民居老宅院中卻看到了火檐墻。雖然幾經歲月的洗禮,這些民居卻依舊恢弘雄壯,火檐墻風采依舊。這些高大結實的火檐墻,用磚雕或片瓦組成鏤空花飾,或雕刻如意圖案呈半圓形;或用青磚層層累疊、錯落成塔尖狀;或作成三環相連的云朵狀;或在半圓齒輪狀上加上小小的塔尖,有些類似西方教堂屋頂的風格。除了形狀多樣外,火檐墻上的磚雕也很是精美,既有幽蘭綻放,也有祥云飄浮,還有萬壽團字。這些飽經風雨滄桑的火檐墻似乎在傾吐著昔日的繁華與輝煌,又似在訴說著曾經的曲折坎坷。高大封閉的宅院,因為樣式紛呈的火檐墻而顯得錯落有致。靜止、呆板的墻體,也因有了火檐墻,而顯出動態的美感。在這里,你不僅可以充分領略關中民居的特色,還可以盡情享受建筑藝術的美感。透過這些火檐墻,我似乎走入時空的隧道,看到了昔日紛繁的街市和往來的商販,以及暴雨傾盆、戰火紛飛中的商鋪……

    西安是一座文化積淀特別深厚的城市,但是,習慣了一件事物的常態后,人們往往就忽略了它的存在,更別提它的歷史韻味了。中國民間文化遺產搶救工程的倡導者馮驥才先生曾經說:“江浙一帶大部分沿海地區的村落建筑以及格局已經改了三四遍了:先蓋個香港式的建筑,又改成美國式的,又拆了改成西班牙式的……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把自己本民族風格的村落拆了以后按外國形式蓋的。”他強調說:“保護文化遺產就是保護我們文化的DNA。”火檐墻是特定歷史環境中的產物,也是關中民居DNA中的一個元素,它雖然承載的是歷史,但托起的卻是一座城市的文化與靈氣。當我們懷著一顆虔誠的心踏上這座寫滿歷史追憶的城市,探尋它的足跡時,在火檐墻里我們看到了它的生命軌跡。那一刻,我明白了,一個城市也是有性格延續和記憶回閃的。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