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近代人物 > 張之洞有意兩辱袁世凱:與袁兩次晤談中呼呼大睡(圖)

張之洞有意兩辱袁世凱:與袁兩次晤談中呼呼大睡(圖)

中華五千年 2010年08月16日10:49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炎夏無事,找出一冊《盛宣懷文件名人手札選》來看。這是一九九九年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的書,收入孫中山、李鴻章、張之洞等名流與盛宣懷來往的、或與之有關的書信一百多封。盛宣懷是清末辦洋務的大人物,也是當時個人財富最多的人,一直活到清亡以后。此書全部是彩色影印件。書價近三百元,我不記得我當時花這么大的價錢買此書何為?我又不是這方面的研究者。現在翻看這些,除了可以欣賞書法和當年書札藝術以外,還可知道許多正史甚至野史所不載的歷史小節,非常有趣,大可解暑中寂寞。花錢購得此書,也值。

    先說那位袁世凱,此集收入他致盛宣懷的書信三封。我看老袁家的那書法,實在不怎么樣,只能勉強居于下等,或曰不入流。袁世凱(一八五九至一九一六)比盛氏小十五歲。這三封信里都稱盛氏為“杏公大哥宮保”,因為盛宣懷的字為“杏生”,官位為“宮保”;袁的信后自署名為“如小弟凱”,很自謙,也合適。據此書編者稱,在早期的與盛氏的信里,袁世凱一直是自稱為“侄”的,隨著官位的升高,輩分也長了。這難道不是小人得志的樣子嗎?袁世凱唯權勢是仰是圖,一生都是這個德性,直到當了洪憲皇帝。好像張之洞就看不上袁世凱的這副樣子。

    我為什么這樣說?也是看到此集里的一封信想起來的。這信是鄭孝胥按張之洞的指示寫給盛宣懷的。鄭孝胥可是清末一流大書法家,只因后來當了漢奸,不為人提及。鄭孝胥當時在張之洞幕中任“總文案”,相當于現在的高級秘書。他在張的幕中有五年,與張相處得久,也就了解張的為人和個性。于是在此信的最后,他就與盛宣懷透露張之洞的這些特點。他說:“南皮(張是河北南皮縣人──作者注)最能挑小過節,文字中無心疏略,或引為切骨之憾。我公凡與通辭之際,望稍加檢點為妥。”看來這位張之洞是很能挑剔的人。張之洞本人才學極高,文章也漂亮,如果要挑袁世凱之流的信件或言談中的毛病,那真是挑不勝挑。后來有這樣的尷尬事情出現,不是偶然的。一次,袁世凱到南京拜訪時任兩江總督的張之洞,晤談甚密。但正談之時,張已低頭入睡,睡得很沉。袁只好悄悄地走。但是當時袁是直隸總督,按清朝的規矩,總督出入衙門,必須鳴炮。一鳴炮,張之洞醒了,趕快追到南京下關,道歉。不久,張之洞到北京,途經保定。他去拜會袁,會晤中又照樣演了這一出戲,于談晤時大睡,使袁大為難堪。關于這第二次會見,清史未載,有人以為不實。但是當時在軍政界已露頭角的徐樹錚在《視昔軒遺稿?致馬通伯書》里說“樹錚恭侍陪席”,是親見這個場面的。徐的意思是要馬通伯把這事寫到《清史稿?張之洞傳》里。

    張之洞這人,好處是廉潔,工作狂,沒日沒夜地干活;壞處是脾氣、習氣都不大好。訓斥下屬,以勢壓人。曾有人諷之曰“起居無時,號令不行;面目可憎,語言無味。”他在湖廣總督任上,發展工業,創辦學校,修鐵路,辦工廠,可以說功莫大焉。但有研究者指出,他的幕僚中,杰出人才甚少。因為為人正氣不愿曲身者,往往在他那里待不下去。比起曾國藩開府兩江時的人才濟濟,就不可同日而語了。他的幕僚中最有名的也不過是梁鼎芬、鄭孝胥、陳衍、辜鴻銘而已。他與袁世凱間兩次晤談中的睡覺,當然可以解釋為年老力乏,由于起居無時的原因。但據徐樹錚的記述則是:“項城(袁世凱項城人)執禮愈恭,則愈自偃蹇以作老態”,那就是擺老資格,故意使身居高位的袁世凱難堪。張之洞生于一八三七年,比袁大了二十多歲,資格也老得多。但是我想,從鄭孝胥致盛宣懷信來看,極有可能是袁曾得罪了張,所以“引為切骨之憾”,要報復一下吧。清末官場,難言之矣。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