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果樹出嫁與周易(圖)

果樹出嫁與周易(圖)

中華五千年 2011年06月02日13:17 (來源:華夏文明)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嘉賓:謝謙、王紅、劉黎明

    本期主講:四川大學教授劉黎明

    宋人龐元英《文昌雜錄》曾記載江淮地區的一件怪事——朝議大夫李冠卿在揚州所居堂前有杏樹一棵,極大,花多而不實,有一媒婆見如此,笑著說:“來春與嫁了此杏。”冬深,媒婆忽攜酒一樽來,說是婚家“撞門酒”,索處子裙一腰,系杏上,已而奠酒,辭祝再三,家人莫不笑之。至來春,此杏樹結果無數。

    另一位宋人文瑩在《湘山野錄》記載——處士李退夫者攜子游京城師,居北郊,門前有一個自家的菜園子。一日,園中種胡荽。依照當地習俗,主人在播種時需口念“黃段子”,這樣胡荽才能長得好。于是,李退夫一邊撒種,一邊默念著“夫婦之道,人倫之性”云云。不巧,有客來訪,李退夫只得把“工作”委托給兒子。其子有些矯情,拿著剩余的種子,邊撒邊說:“該說的,家父已經說過了。”后來,此事傳開,成為當時的一個著名笑話。

    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好笑的。利用兩性關系來影響農作物的生長,是一種比較普遍古老的信仰。人們認為兩性關系對于植物具有感應影響,從而把性行為(或模擬的性行為)作為促使土地豐產的手段。類似的記載早已見于唐代的文獻。段成式《酉陽雜俎》介紹茄子時說:“欲其子繁,待其花時,取葉布于過路,以灰規之,人踐之,子必繁也。俗謂之嫁茄子。”此處的“嫁茄子”,與前面的“嫁杏樹”性質相同。而宋代民間在元旦日的“嫁樹”風俗,也與此相關。《歲時廣記》引《四時纂要》:“元旦,日未出時,以斧班駁錐斫棗、李等樹,則子繁而不落,謂之嫁樹。”結了婚的女子能夠生育,那么,結婚的果樹自然也能夠結果了。把花草樹木當作有生命的人一樣,這種觀念自然地就會把它們分為男性和女性對待,它們就會在真實的意義上,而不是形象地或詩意地實行婚嫁了。基于同樣的原理,因某種原因而不能生育的人會妨礙果樹的結果。《分門瑣碎錄·果木志》記載:果木若為僧尼所觸,終不復實,切宜記之。

    進一步溯源,春秋時期的“仲春之會”也具有相同的意義。《周禮·地官·媒氏》:“中春之月,令會男女,于是時也。奔者不禁。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有一些學者以為,“仲春之會”是遠古群婚制的遺跡,群婚制被歷史淘汰后,人類有了性禁忌,而“仲春之會”正是對因性禁忌而形成的壓抑起緩解作用的一種辦法,它有些類似西方的狂歡節。

    這種說法看似有道理,其實不然。它無法解釋這種男女之會為甚么偏偏在仲春之月舉行,它也無法解釋這種男女之會的強制性保證。依據前面的例子,我們可以認定“仲春之會”是一種祈求豐年的活動。“仲春之會”與一年的農耕之始正好疊合;而所謂“若無故而不用令者,罰之”,正說明這種行為是作為一種任務而必須完成的。

    這種神奇的觀念,在中國哲學中保存有自己的痕跡。《周易·系辭下》說:“天地絪溫,萬物化醇。男女構精,萬物化生。”《荀子·禮論》說:“天地合而萬物生,陰陽交而變化起。”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