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國文學 > 梁啟超:“吾愛孔子 吾尤愛真理”(圖)

梁啟超:“吾愛孔子 吾尤愛真理”(圖)

中華五千年 2011年06月04日09:00 (來源:華夏文明)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梁啟超勁健而俊雅的書法背后,透著他執著的思想追求。

 

    無論是出于策略考慮還是由知識結構決定,總之康有為是以“托古改制”,這一中國歷代“改革者”最常用的方式,登上近代中國的思想、政治舞臺的。他的《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和《春秋董氏學》,以鬼斧神工之法顛覆了幾千年來的孔子和儒學形象,“再造”了一個“改革”的孔子和儒學,為自己的改革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資源與合法性。

    梁啟超拜康有為為師的時候,正是康有為構建他的儒學時期,梁對乃師再造的“儒學”大為折服,隨后就參與了《新學偽經考》、《孔子改制考》和《春秋董氏學》等書的編寫工作。維新運動開始之后,梁啟超更是依老師康有為之說,積極主張奉孔子為“教主”、“圣人”,主張立儒學為國教,以此作為變法的最重要理論根據。他對在民間設立孔廟、舉行祭孔活動也非常支持,在1896年底曾給駐美公使伍廷芳寫信,建議仿照西方宗教儀式,在美洲的海外華人中勸設孔廟,定期禮拜。

    維新變法失敗,梁啟超被迫流亡日本。在日本,他大量接觸到西方的新思想、新觀念,思想進入另一境界,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腦質”為之改變。他脫離了維新時期以“托古改制”宣揚改革的中國傳統話語,而更多地以“西學”詞匯、觀念作為自己理論的基礎。而同樣流亡海外的康有為,此時仍堅持“托古改制”理念,并在海外更為積極地進行以孔子為國教的“保教”活動。對此,梁啟超漸生歧意,終于在1902年發表了《保教非所以尊孔論》一文,公開反對保教、反對立儒學為“國教”,與乃師大唱反調。開篇他即聲明:“此篇與著者數年前之論相反對,所謂我操我矛以伐我者也。今是昨非,不敢自默。其為思想之進步乎,抑退步乎?吾欲以讀者思想之進退決之。”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