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探索發現 > 古墓葬 > 伊川徐陽墓地考古又有新發現 出土水晶、綠松石飾品

伊川徐陽墓地考古又有新發現 出土水晶、綠松石飾品

中華五千年 2016年01月27日13:25 (來源:中國經濟網)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出土的水晶環

  核心提示

  23日,備受關注的徐陽墓地又有考古新發現,墓主人的骨頭及水晶、綠松石飾品相繼出土。

  在凜冽的寒風里,記者隨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工作人員,來到伊川縣鳴皋鎮徐陽村考古現場,目睹隨葬文物及人骨的提取過程。

  1 50余件文物,提取7小時

  23日10時30分許,記者一行來到徐陽村南的大型墓葬考古現場,從墓葬抽出的水匯成水流,在低洼處形成冰掛,墓地的圍擋、簡易板房被大風吹得呼啦啦作響。

  20多個橙色充氮保護文物箱“整裝待命”,提取的文物將被裝箱,然后將箱內充滿氮氣,與氧氣隔絕,以把外界對文物的傷害降到最低。

  與記者一周前看到的情況相比,墓室底部的青膏泥已清除完畢,青銅編鐘、銅鼎等隨葬品清晰可見。

  市文物考古院副院長呂勁松介紹,因水位高,為保持槨板干燥,不影響文物提取,他們事先在墓室底部四周挖了水溝,用水泵不間斷向外抽水。

  記者小心翼翼地沿著臨時搭建的腳手架往下走,站在墓壁中間的木板上,近距離觀看考古人員提取文物的過程。

  現場有20多名考古工作者,他們有的拿著繪圖比對文物位置,有的搭建臨時操作臺,有的正準備文物標簽……

  前兩天,考古工作者已經對墓葬進行了三維掃描和繪圖,并對每件文物進行編號、制作標簽,記錄“身份”信息。

  負責現場發掘工作的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商周研究室主任吳業恒,指著墓葬東側青銅編鐘附近微微凸起的圓形物件說,這是墓主人的頭骨,還有部分肢骨,在人骨周圍還發現了不少水晶飾品和綠松石飾品。

出土的編鐘

  不到20分鐘,記者的手已被凍得不聽使喚,寒冷的天氣增加了發掘和提取工作的難度……

  吳業恒和他的同事穿著水鞋站在水中,因墓葬底部上凍,他們先用水把文物打濕,以免硬取破壞文物,然后手持小鏟小心翼翼地清理編鐘四周的泥土,幾分鐘后,第一個青銅編鐘被成功提取。

  站在操作平臺上接應文物的“文物醫生”輕輕把編鐘放在事先準備好的木板上,并在一旁放置文物標簽,拍照留檔。為防止文物迅速風干,他們用海綿和塑料薄膜將其包裝好,再密封進橙色的充氮保護文物箱內,登記標注,并在箱體外部貼上標簽。

  截至當日12時30分,墓葬東邊的9個編鐘、8個石磬、4個銅镈被提取。

  下午,吳業恒和一個同事負責提取人骨及周邊飾物,其他人負責提取墓葬西側的青銅器皿。

  考古工作者在人骨附近,提取了5個水晶環、8個水晶串珠及若干綠松石,以及動物角做的胸前掛飾等;在木板之間,提取了車轄等殘件。

  等這些文物被提取后,工作人員一點一點清理頭骨周圍的泥巴,把頭骨和里面的泥塊整體取出,然后打包裝箱。

  在墓葬西側,因墓葬坍塌,出土器物損壞嚴重。經過考古工作者的努力,5個青銅鼎、4個青銅豆、2個青銅壺、1個青銅匜(yí)、2個青銅罍(léi)、1個青銅舟、1個青銅勺成功提取。

  當日17時30分許,文物提取工作順利結束。50余件文物被打包裝箱,在警車的護送下,運至文物修復室進行修復。

考古現場

  2 將對提取物進行DNA檢測、碳14檢測

  因盜墓活動猖獗,2013年9月至今,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工作者對徐陽墓地進行了搶救性發掘。

  目前在徐陽墓地尚未發現有明確紀年的遺物,但從墓葬形制、陶器組合、銅器、骨器紋飾特征,及車馬坑內大量的牛頭羊頭馬頭等進行推測,徐陽墓地應為陸渾戎少數民族墓地。

  “這些木頭(槨板)之所以保存這么好,是因為地下水位較高,對周圍土壤中的空氣起到隔絕作用,腐朽的速度相對要慢一些。”吳業恒說。

  該大型墓葬的墓主人是誰?多大年齡?是男是女?和陸渾戎有啥關系?

  吳業恒說,從目前情況看,還不能斷定。但從出土器物組合看,墓主人的身份相當于卿大夫的級別。

  為弄清楚以上問題,下一步,考古工作者將對器物及人骨進行實驗室分析,對人骨進行DNA檢測和體質人類學分析,并將和徐陽村的陸姓村民進行DNA比對;對青銅器進行除銹和修復保護,槨板也將被分組整體提取,并進行碳14檢測,從而弄清楚其材質、年輪等信息。

  3 “每時每刻都在和時間賽跑”

  在文物提取過程中,一直伴有五級六級的大風。現場工作人員說得最多的一個字就是“冷!”

  文物提取結束后,考古工作者走出墓葬,他們的雙手被凍得發紫,有的手上裂開了口子,工地上的火堆,成了他們唯一的取暖方式。

  從2013年開始,吳業恒和他的同事就在偏僻的黃山坡風餐露宿。自去年12月至今,吳業恒幾乎每天吃住在工地,盡管這里離市區只有1個多小時的車程。

  剛開始,他們租住的房子四面透風。最近兩天降溫,晚上冷得睡不著,他們才換了房子,晚上工地上還要有人輪流值守。

  “最困擾我的是治水,如果半個小時不抽水,水就會積滿半個墓坑,人若在下面,就會被淹沒。”吳業恒說。雖然他們曾邀請了幾撥專家實地查看,但沒有解決實質性問題。

  “天氣變冷,水不斷往外涌,為最大限度地保護文物,我們每時每刻都在和時間賽跑,和水賽跑。”吳業恒說。(洛陽日報記者 常書香 實習生 楊淑婷/文 記者 曾憲平/圖)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