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探索發現 > 考古 > 海昏侯劉賀墓內為何出土大量珍貴文物? 考古專家山東釋疑

海昏侯劉賀墓內為何出土大量珍貴文物? 考古專家山東釋疑

中華五千年 2016年05月24日07:11 (來源:中國經濟網)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他曾經榮登大寶,成為大漢天子,卻僅僅過了二十七天就被廢。作為廢帝,他度過了自己郁郁寡歡的短暫一生。他死后的墓地作為一座標準的列侯墓,卻埋藏了遠遠超出想象的寶藏。歷史記載27天干了一千多件荒唐事的他卻自幼熟讀儒家經典。他就是歷史上的海昏侯劉賀,隨著海昏侯墓的發掘,越來越多的秘密開始逐漸清晰起來。

  5月18日,國家博物館研究院、南昌漢代海昏侯墓考古專家組組長信立詳來到山東博物館,以《西漢廢帝海昏侯劉賀的無奈哀榮》為題揭秘了海昏侯劉賀墓挖掘出的眾多歷史謎團。

  海昏侯劉賀何許人也?

  史料記載,劉賀身世顯赫,是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劉徹之孫,第一代昌邑王劉髆之子。后元二年(前87年)即位為第二代昌邑王,時年五歲。元平元年(前74年),因昭帝死無繼嗣,十八歲的劉賀由權臣大將軍霍光擁立為帝,成為西漢第九位皇帝。

  好景不長,劉賀在位僅二十七天,又被霍光發動宮廷政變趕下帝位,成了千夫所指的廢帝。在之后的十一年里,他被囚禁于昌邑王故宮中,國除爵奪,在嚴密的監視下苦熬歲月。直到元康三年(前63年),漢宣帝終于發了善心,將二十九歲的劉賀封為海昏侯,讓他到荒僻的鄱陽湖畔作一個貶謫貴族。

海昏侯墓內發現的劉賀印

  幾年后,劉賀又因交接不慎、妄議政事獲罪,被“銷戶三千”,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千戶小侯。不久,像一片飄落的枯葉,劉賀溘然長逝。《漢書》本傳只以“后薨”兩個字將這顆暗淡帝星的最后墜落一筆輕輕帶過。南昌新建區的墎墩山墓地,成了劉賀的最后歸宿。

  海昏侯墓內有什么寶貝?

  2011年3月,江西省文物部門接到群眾舉報,南昌市新建區大塘坪鄉觀西村附近山上有一座古代墓葬遭到盜掘,文物部門立刻對該墓葬周邊區域進行了考古調查。歷時5年多,考古工作者一共勘探約100萬平方米,發掘約1萬平方米。

  信立詳表示,從海昏侯墓及其所屬的外藏槨和槨室中,出土了各類文物一萬余件套,很多文物都是第一次出土。其數量之巨,種類之繁超過了同時期的許多諸侯王墓,這些文物真實再現了漢代高級貴族的奢華生活,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科學價值和藝術價值。

海昏侯墓發掘現場

  內棺:內棺里器物排列整齊,最南側排列有縱二橫三貼金漆盒五個;其北一直到主棺的最北端應為墓主人遺骸,從器物分布情況判斷,應為頭南足北;遺骸最南部至中部依次清晰可見有縱四橫三七塊大小不等的玉璧,遺骸中部有帶鉤、佩玉、書刀等,同時發現寫有“劉賀”名字的玉印一枚。接近北側兩縱向排列的玉璧間夾有帶鉤等物品,玉璧兩側各有玉具劍一把;遺骸下有包金的絲縷琉璃席,琉璃席上放置有一排五枚金餅,共有20排。

  黃金:劉賀墓出土的黃金數量之大令人驚愕,迄今已達478件。其中重漢金一斤的金餅是385枚,大馬蹄金17枚,小馬蹄金31枚,麟趾金25枚,金版20版,總重量120公斤以上。

墓內出土大量金餅

  樂器庫:樂器庫中出土了兩架編鐘,一架編磬,一架25弦的漆瑟,和排簫、笙等樂器同出的還有大量的伎樂木俑。

  竹簡和木牘:在所有文物中價值最高的無疑是數千枚竹簡和80余版木牘上的文字資料,根據對2000枚竹簡的初步釋讀,已知其中的內容有,《論語》、《易經》、《禮記》、《孝經》等儒家經典,還有農書、方伎類文獻,還有一篇屬于西漢當代文學賦體的冢賦,描繪了為一位列侯花費數百萬修建豪華墓室的經過。另一篇為劉賀在籍田禮上的祝文。 木牘的內容,已知的有劉賀及其夫人在元康四年(公元前62年)分別寫給漢宣帝和皇太后的奏折。

  孔子像屏風:發掘過程中,考古人員在主槨室內發現一組屏風,上面寫有孔子生平的文字以及孔子畫像,屏風上的鐵釘和大鐵環依然清晰可見。在西漢時期,屏風一般為皇室和貴族生活的“標配”,常與床榻并列使用。

  信立詳認為,從墓主有關的文物可以看出,劉賀絕不是像漢書所說的那樣荒唐不堪,因此漢書中對劉賀的記述和評價不足憑信,劉賀的悲劇絕非不肖所致,而是緣于缺乏政治經驗和權臣當政的時代造成的。

  標準列侯墓內為何出土大量文物

  信立詳表示,海昏侯劉賀墓是一座西漢中晚期的標準列侯墓。在他看來,主要是因為海昏侯墓符合西漢列侯墓的一般特點,但由于西漢列侯地位、封戶、財產相差懸殊,在建造墓葬時視情況對制度規定有隆殺(注釋:猶尊卑、厚薄、高下)也是必然的。

  具體到劉賀,由于廢帝的尷尬身份和一生沒落的下場,劉賀雖然最終以侯的規制下葬,可墓內埋藏的寶物卻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象。為什么一個潦倒的列侯最終卻享受到了如此的“哀榮”呢?信立詳認為,這與劉賀死后的一系列“詭異”的事情有關系。

  信立詳表示,依據西漢制度,列侯死后,其家人無權自行處理喪事。《漢書·景帝紀》:“列侯薨,遣太中大夫吊祠,視喪事,因立嗣。其葬,國得發民挽喪,穿復土治墳,無過三百人畢事。”神爵三年(前59年),劉賀死。“上當為后者子充國;充國死,復上弟奉親,奉親復死”,意思是說,劉賀死后,確立劉賀兒子充國繼承,結果充國很快死了,于是又讓劉賀的弟弟奉親繼承,結果又死了。這一離奇事件立刻成為劉賀政敵攻擊他的口實,他們認為這是老天要讓劉賀絕后,所謂“天絕之也”。政敵們主張“暴亂之人不宜為太祖”,建議將海昏國除國絕嗣,這一意見并很快得到宣帝批準。

  這樣,劉賀的家人瞬間都成了庶人,再也無權繼承和享用劉賀作為列侯的專用財產。這些財產中,當然包括劉賀被廢后經朝廷恩準繼承的劉髆的全部財產。對于前來“視喪事”的太中大夫來說,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將這些財產全部埋入劉賀墳墓中。但是,由于財產太多,只能修造規模宏大的墓室。這也正是表面上劉賀備極哀榮的真正原因。

11选5前三组选缩水